央行再提互金穿透监管


近两年,监管部门加大了对互联网金融的监管力度,互联网金融各个业态逐步纳入监管,不过,在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的过程中,现金贷、虚拟货币等细分业态也不断涌现出新的风险。近日,多位监管部门领导人再次表态互联网金融监管,强调落实“所有金融业务都要纳入监管,任何金融活动都要获取准入”的要求。


数字货币监管需国际合作


今年初以来,比特币等虚拟货币价格飙涨,从5000元左右涨至最高3万元左右。 在虚拟货币经过一番火爆炒作之后,又出现了基于虚拟货币的“新玩法”——首次代币发行(ICO)。而ICO的野蛮生长吹大了虚拟货币价格泡沫。

由于虚拟货币匿名性、去中心化等特性,这些虚拟货币成为不法分子洗钱、非法交易、逃避外汇管制的重要工具。今年以来,ICO发展迅猛。工信部调查数据显示,2017年以前,我国ICO项目一共只有5个;2017年以来,ICO发展,截至今年上半年,数量达到27个,ICO总计融资26亿元,7-8月,ICO项目数量再度飙升。截至9月7日,全国范围内ICO涉及资金数十亿元,ICO项目参与人数超过10万人。

对于ICO风险,央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孙国峰认为,ICO没有规范程序可循,消费者仅基于白皮书的内容来判断是否参与融资,而多数的白皮书内容虚假、严重失真,涉嫌非法集资。很多消费者并不关心项目本身的价值,只关心投资回报,致使风险被忽略。

在此背景下,今年9月,央行、证监会在内的七部门联合发文,叫停ICO,在监管迅速出手后,国内虚拟货币市场得到有效整治。但目前,虚拟货币交易正从线下转至场外市场,同时,部分投资者转向境外炒币。对此,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薛洪言认为,从监管的角度看,降低虚拟货币交易规模和参与人数的目的已经达到,至于场外交易和境外交易,本来就是难以监管也不必监管的领域,不必过度关注。

也有分析人士表示,在关停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后,相关监管仍然不能松懈。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秘书长温信祥建议,要发展监管科技,利用大数据、云计算、人工智能、机器学习、区块链等技术,提升监管效率。同时,加强国际监管合作,数字货币去中心化的特点要求各国监管机构协同监管,成员国之间应制定原则性监管法规,建立统一的数字货币国际纠纷解决机制,加强信息共享与交流,共同打击数字货币跨国犯罪活动。

“我们要防止让数字技术变成数字陷阱或数字游戏。对那些利用数字技术进行的一些伪创新产品,应该依法进行从严监管,避免使投资人和消费者陷入债务陷阱,或者是庞氏骗局。”李均峰指出,鼓励有效、有用的金融创新,而不是虚拟的创新,或者伪创新。


现金贷业务恐迎严监管


近期,互联网金融平台上市使得现金贷业务的风险引发空前关注。

薛洪言指出,现金贷业务目前主要存在三方面问题,一是畸高利率依旧存在,自今年4月监管明确对高利率进行关注后,整体有所好转,但部分机构依旧借服务费等方式变相维持超高的借款综合成本;二是借款资金用途管理有待进一步强化,既要防止资金流入房地产、投资投机领域,也要避免资金陷入以贷还贷、赌博或其他不良嗜好的恶性循环之中;三是放贷机构的杠杆率监管问题,贷款风险具有滞后效应,控制杠杆率能够有效防范不良爆发时对从业机构的冲击,目前现金贷行业这一块还相对空白。

据了解,近日,上海黄浦区金融办召集辖内现金贷平台开会,传递了规范现金贷业务活动的信息。

早在今年4月,银监会发布《中国银监会关于银行业风险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》提到:“做好‘现金贷’业务活动的清理整顿工作。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应依法合规开展业务,确保出借人资金来源合法,禁止欺诈、虚假宣传。严格执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间借贷利率的有关规定,不得违法高利放贷及暴力催收。”据了解,这是银监会首次明确提出要对“现金贷”进行监管。此后不久,上海、北京、广州、深圳四地连续发文整顿“现金贷”业务。上海地方行业协会对会员单位涉及“现金贷”业务的情况进行摸底排查;北京监管部门下发“现金贷”排查方案;广州、深圳地方协会陆续下发通知,要求会员单位进行“现金贷”清查。

上海大学科技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孟添认为,现金贷的商业模式虽然有存在的现实意义,但同时也要受到更强的监管,否则很容易出现风险。建议相关监管部门对现金贷要进一步加强监管,对整体业务进行排摸,落地细则。



文章来源:网贷之家